欢迎访问中国硅酸盐学会陶瓷分会古陶瓷专业委员会

服务热线:0571-82688368 / 您好! 请登录立即注册 购物车

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——汝窑天青瓷再现

2017-07-04  2057

    

  2012年4月,香港苏富比拍卖行现场一个神秘的电话让在场所有人惊呼不已。这个电话的主人虽没有露面,但却用2.0786亿港元拍下了一件北宋汝窑天青釉葵洗。拍卖开场仅15分钟就经过34次叫拍,最后成交价格超过了预估价数倍。汝窑天青釉究竟为何物,为什么竟能如此昂贵?

  这,还要从宋徽宗的一个梦开始说起。传说宋徽宗做了一个梦,窥见大雨过后,云破之处的天青色。醒来之后,十分感慨,想要重见其貌,便命人烧制同样颜色的瓷器。这天青色必须是雨破日出时天空的颜色,古代人为了参照颜色是否精准,每次烧窑只能等待天降大雨,在雨过之后再将烧好的汝瓷,同天空对比,如果颜色不同就摔碎,再等下一个天青。

  汝官瓷,在宋代只烧造了20年,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都极难复制。而现存世的宋汝官窑瓷器仅有65件,北京故宫也只得17件.文章开头拍卖的是外国藏家释出的,现今唯一存世的葵花六瓣形洗。如此珍贵的汝瓷,最令人可惜的是制瓷技艺也消失了!天青色等烟雨再也等不来汝瓷,甚至连典故的主角,在后人的嘴里也变成了完全不同的青花瓷。

  为了找回这门消失的手艺,1952年周总理发表谈话,重点指示要求复兴汝瓷。今天文章的主角朱文立,在几乎为零的基础上,复现了汝窑天青釉。

  没做陶瓷之前,朱文立是一名军人,严谨务实是他一贯的作风。转业后,他被分配到国营汝瓷厂工作,因为化学底子好,又极爱钻研,很快他被任命为恢复汝瓷的小组长,接下了重现汝瓷釉色的重担。而他上任后第一件事,就是去故宫看存世汝瓷。那个阵仗叫朱文立想起来还慨叹不已,不仅要经层层安检,而且要过重重宫门,最后见到的汝瓷还隔着厚厚一层玻璃。在他提出要求要亲手摸摸时,故宫的三位专家六只手一同将其端出,以防一个人手不稳,还有另两个人能接着。这让朱文立看得心惊胆战,而更让他难以招架的是,当他亲手摸到传世汝瓷时,那种内心的震颤:噢~~,这就是一千年前让皇帝也魂牵梦萦的汝瓷!千年时间的洗礼,已经带走太多它表面的华光,但没带走的是它似玉又非玉的沁人心脾!那是一种属于自然的柔和力量,能够瞬间治愈心灵。 

  这让朱文立看的极其兴奋,回去就写了长长30页论文,开始了他的研究和试验。

  汝瓷胜在釉色,古代匠人为皇帝制作瓷器不计成本,更有传说是以玛瑙入釉。故宫汝瓷已是国宝,不能轻易研究。于是朱文立为了破解釉料配方,只有去寻找古时工匠摔掉的汝瓷碎片。由于宋代距今久远,曾经的古瓷片早已埋地三尺。朱文立没办法开采发掘,就骑着家里那辆老式二八自行车,走遍了汝州所有的建筑工地,在翻腾的土层中寻找残存的瓷片。为寻找釉料原土,他一有空就拿着榔头到附近的山上敲敲打打,汝州每一座山头都布满了他的足迹。

  为试验最合适的窑温,他一共烧过400000多个火照,每一次都要整整守上8小时。他试验着烧过几十万件瓷器,能符合他要求的不过几十件。全砸掉!这就是追求完美的代价!终于,朱文立用了11年时间,在1987年研究出汝瓷天青釉,达到和故宫珍品原色相同。

  在破解天青釉成功后,还有一件事是朱文立的心病,那就是寻找汝官窑窑址。现代普遍认为河南宝兴清凉寺村是汝窑遗址,但故宫专家和朱文立都对此心存疑惑,认为汝官窑应另在他处。于是他受专家委托,又开始辗转汝州各地寻找窑址。

  有一年,他腰疼的没法下地,听到汝州有户人家又在修房子,翻出了很多瓷片,于是就连忙叫妻子找来木板车,拖着躺着也要去考证窑址。皇天不负有心人,如此执着的找了20余年,朱文立先后找到了文庙窑、张公巷窑、将台窑三处遗址。

  今年朱文立已经70多岁了,眼睛不行了,腰也不太好。但一听到汝州有哪户人家修房子,就立刻精神焕发,意气蓬勃出去挖瓷片。

  世人皆因他复现汝官窑天青釉的神奇,称他作“大国工匠”。但其实,他只不过是,为汝瓷而生的痴人,把说过的梦话全变为现实……